单本命all党。

卧槽我还以为方无终于有粮吃了结果打开发现是倾乾打了方无tag😊冲着糖去结果吃到xxx这日了狗的心情_(:_」∠)_


【all翔/昊翔】退路(二)

这一章昊翔专场,只有昊翔只有昊翔。

完全可以独立出来的一章...

标准的七期骑一枚,七期全员都是my宝。

所以七期会一直不断地出现在各个场景中。

——————————————————

    孙翔耷拉着耳朵有一下没一下地捅着面前的冰激凌,刘小别看他一眼低头去搅自己那份。孙翔撑着脑袋侧头看向窗外,最近天气已经慢慢热了起来,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灼人过。隔着玻璃窗,他甚至能看到空气都在烈日的炙烤下慢慢扭曲起来。

 

    或许是正午的太阳太刺眼,激得他双目有些模糊,熙熙攘攘的街上他居然看到了一个不能再熟悉的影子。孙翔有些恍惚,看不清脸他也认得,那是唐昊。不是现在坐在自己旁边气场低到分分钟能爆掉自己的唐昊。那是,还是十七岁时候的,唐昊。

    十七岁啊。孙翔微微眯起眼睛。十七岁时候的他们多傲气啊。

   “我要封神!老子要做第一狂剑!”

   “当剑圣!打爆黄少天!”

   “第一忍者!”

   “张佳乐那样厉害的弹药专家!”

   “我?我要做下一个治疗之神,风骚到不行的那种!”

   “滚吧!治疗之神是时候到我们蓝雨了!”

     ……………

   “喂,唐昊,你呢?”孙翔去拽一直游离于讨论之外的唐昊。唐昊看了他一眼,懒洋洋地直起身子把手臂伸到几人面前。

   “一起封神吧。”

    讨论戛然而止,七期的几人对视了几眼,只见袁柏清一拍桌子一声怒吼:

   “好!!我们要做新的黄金一代!!!”

  

    袁柏清话音刚落,就听“啪”的一声孙翔就把手拍在了唐昊伸出的手背上,紧接着又是一声怒吼。

   “新的黄金一代!!!”

    唐昊的手掌被狠狠拍在了桌子上,手背上的痛感才刚传来数不清的手掌就接踵而至。这几个初涉职业圈的男孩将还没有用位数来算价值的手紧紧地贴在一起,笑的比外面正午的太阳还暖。

    就像是刚刚才发生的事,眨了眨眼就已经两年多了。孙翔搅着冰激凌的手放慢了速度,嘴角慢慢上扬了起来。

    那是刚从青训营出来的几个年轻人的第一次聚会,像每一个想要做英雄的男孩一样,都以为在职业圈会顺风顺水,都以为很快就会成为站在荣耀顶峰的神。

    孙翔情绪最是激动,最后离开的时候已经只剩他和唐昊了。唐昊当时为什么没有走他不知道,但他记得唐昊把他硬塞到出租车里“嘭”地关上门前低低地重复了一遍:“一起封神。”

    孙翔摇下车窗冲他亮了亮虎牙:“当然!我一定第一个封神!你可别被翔哥甩下太远啊!”

    唐昊没说话,也可能他的声音被发动机的声音盖过了。车开动的时候孙翔看着他站在正午的烈日下,就在被炙烤到扭曲的空气正中,朝着自己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却怎么也看不清。

    一起封神,黄金一代。

   

    第一年就在名额队里拿着二流账号卡封了神,到自己接手斗神之后唐昊才刚刚冒了新芽。自己最终没有做成第一狂剑,挑战赛沉浮之时唐昊却已经扛着队伍一步步走上荣耀巅峰。

    勺下的冰激凌已成稀冰,孙翔有些得意地哼哼出声。也没有太丢脸嘛唐昊,勉强算你没有食言了。

  

    咣当一声把孙翔从飘飘然里带了回来,定眼一看唐昊臭着一张脸推开冰激凌杯起身撂下一句“厕所”转身就走了。孙翔愣了愣看了看自己杯里已经被自己捣弄的无从下嘴的冰激凌有些尴尬地起身:“呃我也去。”说着几步就追上了唐昊。

    刘小别看这两人走了把勺扔杯里向后一靠呼了一口气。袁柏清咬着吸管看他:“这俩大爷搞什么啊,唐昊今天到底咋了?”

    刘小别又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袁柏清“靠”了一声立马就说:“老子不是傻逼。”刘小别瞥他一眼拿出手机,边解锁边跟他说:“唐昊对孙翔那意思你还看不出来啊?”

   “啥?唐昊对孙翔?”袁柏清有点懵,“啥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哪个少女不怀春啊。”刘小别手指飞快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

   “……”袁柏清过了半晌才支吾着说,“不可能吧?”

   “单箭头啊,你说呢。尤其还单箭头一个小直男。”

   “靠!”袁柏清骂了一声,“谁说这个了,老子是说你说的这事不靠谱。”

    刘小别这次终于舍得抬眼看了袁柏清一眼,很快又低头继续他的大业:“就说你傻逼。”

   “……”袁柏清忍住了揍他一顿的冲动咬扁了自己的吸管,“反正我不信。”

    刘小别继续头也不抬,直接扔了一句:“把他俩关一个房里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

    做治疗的一旦八卦起来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刚从厕所出来的两位直接就被架到马路对面不远处的酒店去了。

   “哎你说他俩是不是有病,他们看不见外面的太阳吗就直接入住酒店了。”孙翔伸个懒腰从阳台走进来,坐在床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正在藤椅上闭目养神的唐昊的脚。没回应。

   “你们来这里到底干嘛来了?不是说好出去浪的吗?”没回应。

   “你能不能理我一下?大爷的你哪来的臭脾气?”没回应。

   “你说说你今天怎么跟周泽楷那么说话,那是我们队长知道吗,礼貌懂吗?”

    唐昊猛的睁开眼睛,突然起身拎上孙翔的手腕就压了上去,孙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瞬间就被整个压在床上。

   “卧槽唐昊你干嘛?!吓老子一跳!!”

    唐昊没理他,前额慢慢抵上来,到感觉到孙翔的鼻息都喷洒在自己唇上,才一字一顿缓缓开口:“你以为我乐意跟你队长说话?”

    这几个字压的比唐昊周身的气场还低,孙翔怔了怔,腕骨被按的生疼也没去管。他还来不及掂量这几个字的分量,唐昊近在咫尺的唇就狠狠堵了上来。

    卧槽??

    孙翔的大脑瞬间就空白了,双唇被狠力碾磨也没能让他反应过来,对方湿软的舌带着不容分说的霸道撬开他的牙关就闯进了他口腔。

    他从不知道这样软软的东西也能有这么让人难以反抗的力量。那条软舌完全像是它的主人,蛮横有力,就那样扫过自己的牙床卷起自己的湿软直逼到自己的咽喉。

    直到此时,到喉中因被侵略的陌生而生理性地开始不适时,孙翔的脑电波才重新接上线,随即就是全身的挣扎。被压在身侧的手腕完全无法使力,抬膝狠狠顶上人小腹的同时孙翔狠狠咬了一口唐昊的舌尖。

   “嘶...”唐昊受痛松开唇微微吸了口凉气,舌尖在上唇一扫血腥味铺散开来,唐昊松开孙翔的手腕,居高临下看着孙翔。不知有没有因为沾染了自己血色的缘故,孙翔的唇已经变得艷红,双颊也因短暂缺氧或是愤怒而泛起了一层潮红,漂亮的双眸带着震惊愤怒和一层说不清的情绪。

    看着这样的孙翔,唐昊垂垂眸反而是轻笑出声,带着挑衅的意味开口:“初吻啊?”

   “不是!”

    唐昊挑挑眉不置可否:“那还连接吻都不会?”

   “谁说老子不会!”

    唐昊刚想继续说点什么下一秒孙翔的手就攀上自己的后颈,然后自己的唇被狠狠按到了对方的唇上。甚至因为用力过猛牙齿都碰到了唇瓣,对方将舌生涩却粗暴地送入自己口腔时唐昊心想,还真是什么都不肯服输呢。

    没有去跟他硬碰硬,唐昊从善如流吮带着孙翔的舌往自己口腔深入。舌尖挟着锈涩味弥漫到整个口腔,唐昊微微侧头将双唇彻底贴合开始一丝丝抽离孙翔口中的气息。

    随着唐昊的深入扣在唐昊后颈上的手指越掐越深,终于孙翔再忍不住松手抵在唐昊肩膀上一个翻身坐到唐昊身上。

   “唐昊你他妈——”

    本想控诉唐昊的声音戛然而止,孙翔被抽离氧气而越发泛红的脸突然以诡异的速度迅速涨了一个档,而喘息声也猛然急促了起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唐昊硬了,然后孙翔刚好坐了上去而已。

    孙翔愣愣地看着唐昊,半晌才说:“你....”

   “啪——!!”

    房门突然被推开,袁柏清嚎着“走走走”就往门里踏,在看到房内场景的一瞬他的“出去浪”就缩回了嗓子眼里。然后又是一声“啪!”,门关上了。

    门外,袁柏清一脸诚恳地对着什么都没看见一头雾水的刘小别说:“我信了。别哥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刘小别根本不想理他,直接绕开袁柏清就推开了门。这时孙翔已经不是刚才那个衣衫不整坐在唐昊的身上掰着他脸的那个孙翔,不过刘小别瞥了眼凌乱的床单和孙翔红的不怀疑都对不起自己闪瞎的眼睛的脸也就大致知道情况了。

   “能走吗?”刘小别问。

    孙翔摸摸自己还在酥麻的下唇没说话。

   “半小时。”唐昊看孙翔犹豫半天没开口,于是很坦然地跟刘小别交待了时间。

   

    一个小时后,刚出门没多久的袁柏清在一家电玩城面前走不动了。刘小别恨铁不成钢刚想过去给他一脚,就听得唐昊对着门口刚出来的人叫了一声。

   “孙哲平?”

  

————————————————

下章强行双孙...毕竟越云的小狂剑是我永恒的苏点!

【全职/all翔】退路(一)



   “孙翔你大爷的!!!终于知道接电话了啊?!?!”
    啪——!

    孙翔揉揉乱乱的头毛从一团糟的被窝里坐起来,皱皱鼻子撑起眼皮看向刚刚被自己扔到地上的手机。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到手机又发疯般的震动起来孙翔才反应过来,算是有些清醒侧身掀开被子坐到床沿长臂一捞看向屏幕上凶神恶煞的脸。
 
   “卧槽孙翔你长本事了啊还敢挂我电话了!”

    孙翔刚懒洋洋地喂了一声就被声筒里传来的怒吼吓得一抖差点又把手机扔了。要是就这么被吼住了就不是我们翔哥了,孙翔愣了一下那刚刚被迷糊暂时压下去的起床气腾得窜了上来,立马冲着声筒狠狠吼了回去。

   “卧槽袁柏清你有病吧!!好不容易的休息日想补个觉都被你破坏了!!”

    听得对面哑了声,孙翔哼了一声刚想把手机扔一边去洗漱,就被对面高了不知道多少个分贝的声音惊的一抖当真把手机给掉了。

   “卧槽孙翔你他妈给我过来我一定要掐死你这混蛋啊啊!!!”

    孙翔愣愣地看着在地上闪着的手机,只听得袁柏清怒气冲冲跟对面不知道是谁吼着:“这货不是迟到,他根本就是忘了!”

    忘了?忘了什么?孙翔把眉毛拧成一团还是没想起来。伸手去捡手机时听到袁柏清又吼了一句:“孙翔你不用来机场了就在轮回等着我们过去掐死你吧!”

    机场?他们?来S市了?今天……卧槽!!!!

    孙翔已经满脑子都是卧槽了。他想起来了,前几天唐昊刘小别袁柏清说过休息日来轮回看他的,他当时还满口答应说翔哥带你们好好浪几天,结果现在人到了自己还没睡醒。脑中瞬间刷过自己的一百种死法,孙翔怔了一会儿,哀嚎着蹦下床冲进卫生间刷牙洗脸牙刷还插在口里就伸手去脱上衣,正在衣柜里翻找就听到有人敲门。
     
    卧槽应该不会这么快吧?就算再快他们也进不来轮回宿舍吧?排除了是仇杀的可能性孙翔拎着刚翻出来的上衫去开了门。

   “小孙你没……”看着裸着上身顶着一头乱发嘴里还插着牙刷的孙翔,江波涛剩下的半句话咽到了肚子里。

   “哦副队啊,有事儿?”孙翔也没介意换衣服被打扰直接把手上的上衣往身上套。

   “啊?”正在感慨着“现在的年轻人”的江波涛回过神来看到孙翔差点从嘴里吹出一个泡泡刚回过来的神又尖叫着飞走了。

   “啊没事没事就是刚听到你叫的有点大声看你是不是有事。”

   “哦没事……”孙翔挠挠头有些尴尬。要真没事就好了!可能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啊副队!

   “没事就好……那我先走了啊,好好休息吧,别加训了。”今天也依旧很心累的江波涛赶紧逃之夭夭了。
   
    孙翔关上门后更加沮丧了,跑去把口漱了随手抓了抓头发,换了条休闲裤坐到床边盯着手机。不知道过了多久,孙翔都快要再次睡过去了,手机终于震动了一下。袁柏清的信息。

   “我们到了,下来受死吧。”

    孙翔站起身,深呼吸了几口气,打开门悲壮地向楼下走去。往轮回门口走的路上,孙翔认真回忆确认了一会儿这三个人的武力值。只有唐昊跟他真正干过架,说起来也还是不久之前,最后没分出胜负不过孙翔一直认为是自己占上风。而且那次情况特殊且双方都在气头上,可这次不一样啊!自己理亏啊!对方人还多啊!

    怎么算都是一死,孙翔叹了口气视死如归地往门口走去。

   “孙翔?”

   “嗯?”孙翔下意识应了一句回头,瞬间像看到了救星,两步就跨过去,“周泽楷你干架水平怎么样?”

    无视了周泽楷身上一瞬间冒出的无数个问号,孙翔已经开始认真地计算了:“就算再怎么乖没打过架好歹也一米八几,拖住一个袁柏清应该还是可以的……刘小别…刘小别应该没兴趣打人,然后我跟唐昊打一架,一比一胜率就大多了嘛!”

   “……”周泽楷看了看自己手里快要化掉的冰棍又看了看孙翔,正想着说点什么就听得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

   “孙翔——!!”

    周泽楷手一抖,冰棍直接掉地上了。不爽,非常不爽,看了看地上的冰棍枪王大大有些愤怒地看向声音来源,就见微草的两个主力和呼啸的队长晃过了门卫大剌剌朝他们走过来。

    周泽楷正纳闷这三人来轮回干嘛,就感觉腰间一紧,孙翔居然整个人躲到了他后面,手指紧紧揪着他衣服。周泽楷更纳闷了,略微一回头就被孙翔掰了回去正对着那三个不速之客。颈间有些痒,孙翔趴在他背上跟他说话,温热的气息不轻不重喷洒在他耳后,瞬间周泽楷的耳朵就被整个染红了。这气息太热,直接烧断了周泽楷拆分他说了哪几个字的神经。

    于是,在周泽楷做出反应之前,一只手直接伸来扯过孙翔的衣领就将扒在周泽楷身上的孙翔整个扯走了。

   “……卧槽唐昊我日你大爷!”唐昊的力道太大,孙翔被扯住了后衣领竟然瞬间一点反抗都没做出来,等到他长腿踹出唐昊再松手已经落入敌营了。

    挣脱的第一秒孙翔就去揪唐昊的领口,唐昊没理他眼睛直直盯着周泽楷。袁柏清乐得看热闹,刘小别斜了两边一眼帮唐昊拍掉了孙翔的手。

    周泽楷看了看孙翔,才转过眼神对上唐昊。两人就这么直勾勾瞪了半天,看的一旁的袁柏清都开始犯尴尬了,唐昊才开口说了一句话。

   “你们轮回晚上查宿么?孙翔这两天都不回去了。”

   “卧槽唐昊你——”周泽楷没说啥,孙翔喊了出来,不过刚喊了个名字就被袁柏清一把捂住了嘴。

   “怎么,放了我们鸽子还要丢我们自个儿在S市住?”

    看袁柏清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孙翔自知理亏识趣地闭了嘴。周泽楷看孙翔都不说话,不爽也不好说什么,就冲孙翔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直接无视了唐昊的眼神。

    哦不对人家回头了呢,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冰棍。


   “哎他就这么走了?怎么轮回队长都变得跟孙翔一样没礼貌了?”袁柏清回头看着他们说,不出意外得到了孙翔的爆栗一枚。

   “得了吧,人家好歹是前辈。你们这么在人地盘上不叫前辈不打招呼还强行带走人家队员,没礼貌的是谁啊?”刘小别斜他一眼戴上了挎在颈间的耳机。
   
   “说的也是,听见没,太没礼貌了啊唐昊你。”

    唐昊没说话,把手插回裤兜里抬腿就踹了孙翔一脚。

   “卧槽唐昊你今天吃错药了?!这是请人的态度吗?”孙翔原本的愧疚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现在只想弄死唐昊。

    唐昊瞥他一眼长腿一迈直接就往轮回门口走去,孙翔“靠”了一声骂一句“这大爷真难伺候”赶紧追上去跟着唐昊还一边骂骂咧咧:“你个傻逼知道这路怎么走吗就乱走,丢了咋办我怎么跟你们呼啸交代……”

    袁柏清跟在后面对刘小别说:“唐昊今天是挺不对劲的啊怎么气压比平时还低,哎他是不是跟周泽楷有什么世仇啊?”

    刘小别摘下耳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袁柏清。

    袁柏清刚想说老子不是白痴就听见刘小别清清楚楚说了两个字。

   “傻逼。”


————————————————————

实在太喜欢孙翔了割点大腿肉喂自己==

小学生文笔,私设巨多

大概会有昊翔 周翔 叶翔 肖翔 江翔  总之就是全联盟all翔

不对不止全联盟应该还会有帐号卡拟人x孙翔……。

会有不好吃的肉不过要等一叶之秋或者横刀出场了?

【苍云】死亡自戏

主要是自戏,cp向略有提及。

苍策+苍丐。

——————————————————

  耳边兵器交碰的声响不绝于耳,陌刀斩入恶贼肩颈的钝感顺着手臂攀爬上来震得自己虎口都酸麻。眼前旋飞的带血的雪将昏暗的天色也染的黯红,记不清自己身上留了多少道伤开了多少道血口,连方向都无力思考的大脑只剩了将扑上来的敌人斩杀殆尽这一个想法。

  一柄羽箭带着破空的锐响猛地扑向自己,在膝盖上传来钻心疼痛的同时似乎听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瞥了膝盖上箭羽晕开的血迹抬眼冲着人的方向笑了笑也不知对方看不看得见。迟来的痛感似乎这时才传递给神经忙将手中的盾在地上狠狠一抵才稳住身形,但此时身处包围圈对方哪肯给自己喘息的机会,赤红的双目还来不及聚焦一个铁锤就砸在自己掼着甲盾的手臂上。小臂痛,酸,麻,到失去知觉,几乎只是一瞬间。嘴角一掀冷哼一声在站立不稳即将失去平衡的时刻右手狠命划出一道长弧,陌刀带着寒光瞬间在自己身围划开半圈钝声却止于身后。陌刀被打落在地手腕已被铁链死死锁住,不回头也认得出此时在自己后颈发出一声冷笑的人的声音,本已垂下的眸猛地张开。

  「啧啧,这就是玄甲苍云军?这么多将士死在你手下,这次终于将你活捉了。」

   听着本该是自己说出的话从这个狗贼口中吐出双眼充血目眦欲裂,全身上下能动的地方却只剩了一张嘴。几乎是本能似的去寻找不远处那飘动着的翎羽,在找到的一瞬间张唇对着那个方向却是只吼出了三个字。

   「李——傲——血——」

   那红衣银甲的人只怔了怔便立马做出了回应。一柄长枪破空而来穿透自己染血玄甲笔直地刺透了自己的胸膛。感觉到对方的惊愕趁着对方一刻的松力右手挣脱人铁链便握上枪柄,毫不犹疑使尽最后的气力将那柄长枪整个刺穿了自己的身体捅入了身后人的胸膛。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吐掉口中血沫,似是完全感觉不到长枪穿胸而过的痛楚脸上绽开笑意。

   「拓跋离,别太小看苍云军啊。」

   失去了支撑的身体再也站立不住倒在地上,用力撑开眼皮想看清还在不远处浴血奋战的人的身形视线却是越来越模糊,眼前一幕幕闪过与那人一次又一次并肩沙场伤痕累累的景象。那人在印雪湖摸着马头回首看着自己笑的样子,红衣银甲在阳光朔雪下闪得自己眼花的样子,昏暗的灯火下攀着自己肩膀在自己身下喘息的样子,吻过自己新痕旧疤揪着自己衣领狠狠说着给我活下去的样子…全都越来越模糊,自己戎马半生,全部都是与他在一起的时光。只是这一次,没办法再与那人一起活下去了啊。

   再也无力呼吸无力睁眼,却有一幕浮现在自己已经没有意识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没有家,没有国,只有那记不清图样的纹身和当时分明也未脱稚气的双眸。

「好,等你长大,哥哥带你回君山看十里桃花。」

————————————————————

丐哥是初恋,不过长大以后就再没联系了。

参军以后与一只军爷在一起了。

这样的设定。

我没有cp洁癖,喜欢什么码什么0.0

【白桔】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情「白兰自戏」

  细细碎碎的声音随着白色长靴踩在被碾碎的落叶上掩盖了微不可闻的风声,额前的发随着空气流动微微起伏遮掩着本就有些模糊的视线。修长的手指抚上青褐色的墓碑指尖如往常一样轻轻打着转。记不清多久没有来过了,看着指腹沾染的灰尘缬草色的眸暗了一下。

「小桔梗,我来看你了哟~有没有很想我?」

  手指向下触碰到青岩上凹下去的字眼,就如初遇刚刚赐予人时般耐心,轻轻地,一笔一划描摹着那个人的名字。桔梗,桔梗。永恒的,无望的爱。挑起了一侧唇角却没有习惯性地弯起眸。真是讽刺呢,本是赐予你的花语,却应验在自己的身上。

  「小桔梗你知道吗,我来的有些早哦,那个你还没有死呢。」收回在人墓碑上逗留许久的手指轻轻捻了捻指尖。「可是我已经把我带过去了,在你还在战场上的时候。」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突然而至的风裹挟着破碎的落叶和深秋的凉意,就那样毫无防备地穿透了自己。有什么顺着脊背蔓延而上,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到四肢百骸带动全身的细胞都开始叫嚣。原来,是穿越了生死,不可言喻的思念。

  每当有一个桔梗被一个白兰抛弃,死去,自己都会来这里看看这个墓碑下长眠的人。也只有自己知道,这都是无谓与徒劳。桔梗有很多,白兰只有一个。可白兰喜欢的桔梗,也只有现在这个分明只与自己隔了薄薄一层黄土却永世无法再相见的桔梗。

  风越来越大,有几粒黄沙吹入了眼睛。视线开始模糊,眼前的所有事物都开始失焦。墓碑上的字也已看不清楚,有一双稚嫩的橄榄色的眸却浮现在脑海中慢慢清晰挥之不去。〈好!谢谢白兰大人,我以后就叫桔梗了!〉

  唇角掀起嘲讽的弧度,居然至今都记得初遇的场景。微微俯身从怀里抽出一支黑色的曼陀罗放在墓碑前,手指轻轻碰了碰墓碑。

  「小桔梗我走了。还会再来的,不要太想我哟。」

  轻轻的落叶被碾碎的声音再次在脚下响起,风微微卷起自己的衣襟,前额的发依旧遮掩着自己的双眸。

  黑色的曼陀罗。
  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情。

  爱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哦,是和死亡同时发生的。